图片 13

  “和埃塞贵宾旅行社(Grand Holidays
Ethiopia
Tours)的合作非常愉快!他们反应迅速,尽力满足团队合理要求,亲力亲为,给客人留下深刻印象。期待下次合作!”——北京华远国际旅游有限公司

第一篇:埃塞,我来了!

  “在埃塞贵宾旅行社的大力帮助下,我们得以完成了2017年4月的埃塞俄比亚南北方之旅,了解了当地的风土人情,摄取了大量有意义的照片,收获颇丰。埃塞贵宾旅行社早在2009年就得到美国《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杂志的‘全球最佳探险旅游公司’评级,此次通过对我们的接待得到验证,名不虚传。他们在为我们量身打造的特别旅程安排中详尽介绍了相关信息和行程,提供了正规的车辆保证,不论司机和导游都能尽心尽力为我们提供贴心的服务。特别是为保证摄影的特殊要求所做的特别安排和调整,都恰如其分地满足了我们的要求,使我们能够创作出比较好的作品,得到大家的称赞。在旅行之余,
我们拜访了埃塞贵宾旅行社设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的公司驻地。我们发现该公司具有一定规模,公司管理有序,职员工作得体,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我们认为,埃塞贵宾旅行社是一家值得信赖的旅行社!”——刘铁城、郑丹阳

(这是作者用自己在埃塞行走了20多天的亲身经历,用朴实的语言,详实地写成的一篇图文并茂的旅行攻略。)

  以上,是客户们对埃塞贵宾旅行社的评价,您可以从中判断出该社的好坏。

图片 1

图片 2
 

2017年新年的第二缕阳光还没落下,我从杭州出发,向着神往已久的东非——埃塞俄比亚奔去。

  下面,我们分享一篇来自客户左昊天的游记:
 

这之前,埃塞俄比亚这个被东非大裂谷贯穿、有着“非洲屋脊”之称的国家,对于我来说只是地图上一个从来都没有注意过的标识。很多年前,只在《国家地理》杂志和一些摄影网站上看到过关于这个国家的一些照片。

同埃塞贵宾旅行社一起行走埃塞俄比亚的那段日子
 

直到去年9月,一位资深旅行家朋友来告诉我,这个国家有世界上最原始的非洲部落,有世界上最震撼人心喷薄了上万年的活火山,有五色斑斓的硫磺钙化池、有“天空之镜”盐湖的落日和望不到头的驼队,还有用整座岩石凿成的世界八大奇观的独石教堂……

  去年10月,我与团友一行7人参加了埃塞俄比亚的拍鸟旅行。算上本次,我已经是第3次来到埃塞俄比亚。地接名字叫Melkamu,是个很负责的人,会英语、德语、阿姆哈拉语,初次见面打扮得也比较正式。在时间观念上,Melkamu与司机Mulei算是在我见过的本地人中相当守时的。

图片 3

图片 4
这是一张在休息时我抓拍Melkamu的照片

朋友的话对于我这个“爱旅行,已病得不轻”的人来说,如同一种梦境的指引,使我产生了强烈的所向和所求。

一、初探阿瓦什
  一行人开始了埃塞俄比亚的旅行后,我们先向东南阿瓦什国家公园(Awash
National Park)方向拍摄。

已经有很多年了,随着年岁的增长,自己觉得已经不会为了某件事情而激动得“说做就做了,说走就走了。”没想到,这一次朋友的一个简单介绍竟会让我如此的血脉偾张。

图片 5
阿瓦什国家公园中的景致大多数时间是如此的

接下来,我很快地在网上订好了机票,而且,还在半个月之内订好了在埃塞俄比亚游玩时要乘坐的二次内陆飞机票,连去原始部落采风、看火山请当地的向导和警卫保护的定金也全部付掉了。就怎样,我以神速的“说走就走”的态度,把自己逼上了一条义无返顾之路。

  这个公园有很多有趣的生物,应该是世界上比较容易同时见到五种鸨类的国家公园。当然也只有在这里,当你运气足够好,才能把这几种世界其他地方少见的物种凑齐。虽然此次之行没见到那么多种,却也近距离看到了灰颈鸨、佛法僧、犀鸟、太阳鸟和几种蜂虎。公园很大,想要看较多的物种,建议花费一天的时间。雨季刚过的时候,成片的绿草刚刚发出嫩芽,开出小黄花,这是一种别样的体验。

图片 6

图片 7
笔者与灰颈鸨的邂逅
 

令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订完了机票、住宿和一些旅行的准备以后,我那只曾经在二年前骨折过的左脚,莫名其妙地疼痛了起来,后来发展到腰和腿一起痛,痛得一下子都不能走路了。

  公园的中心有一家当地人开的旅馆,旁边傍着一个瀑布,算是周游这个公园不错的落脚点。里面有一种本地食物——英吉拉配烤牛肉,一定要尝试下。在水少的季节,瀑布下的岩石上会趴着晒太阳的尼罗鳄;雨季过后,则会有成群的织雀衔草筑巢。总之不同的季节,物种的差异还是有些的。

出发的前几天,家人劝我不要去了,我自己也一直沉浸在去与不去的纠结之中。

图片 8
旅馆靠近公园的中心,有二层的小楼

想想真是岁月不饶人啊!平时,一直认为自己的心态很年轻,可是再怎么年轻,也挡不住时间加速度的步伐。曾经觉得离自己还非常遥远到岁数,一眨眼已都落在了身后。再看看自己现有的身体状况,与前几年相比,那也是大不如前了。如果再不抓紧时间去自己向往的地方走走看看,那真到了走不动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图片 9
旁边是流经公园的小河形成的瀑布

图片 10

图片 11
瀑布底部趴着的尼罗鳄
 

在经历了数番思考和心理挣扎之后,我毅然地去防疫部门打了黄热病疫苗,口服了预防霍乱的药,备上治疗恶性疟疾的青蒿素,怀揣着国际防疫组织统发的“小黄本”,还带了小半箱子治腰腿痛的药,吃着止痛片,一咬牙一跺脚地出发了。

二、未知的前路
  我们辗转亚的斯亚贝巴一路向北,去看看青尼罗河瀑布(The Blue Nile
Falls)源头、瑟门山(Simien Mountains)以及岩石教堂(Rock-hewn
Churches)。(这里会涉及到埃塞俄比亚的一个人口分布状况,大致分为三四个大的部族,虽是一个统一国家,但是部族之间的主张会有所不同,所以当时我们讨论了一些情况后,确认没问题才向北前行,当然合作的埃塞贵宾旅行社也有足够的实力可以在北部继续安排我们的行程。)

在埃塞俄比亚的那些日子里,当我在乌漆麻黑的夜晚,双脚无力(因为吃止痛药而产生的麻痹)艰难地走在高低不平通往火山口那黑得油光铮亮、像砂糖壳一样发脆的岩浆灰上,我曾担心自己会一不小心踏碎了这脆弱的中空岩浆层,失足掉进滚滚翻腾的火山岩浆里。晚上,睡在火山边低矮破脏的屋棚里,听不远处火山岩浆喷薄时,发出的巨大的像锅炉在开锅的“泊泊”声,我一遍遍的问自己,明天我是否还能活着赶路?

  我们飞到了北部的一个城镇巴赫达尔(Bahir
Dar),落地以后,觉得这边的历史要比南部厚重。在17世纪或更早,宗教的发展为埃塞俄比亚留下了许多至今都让人叹为观止的遗迹。

图片 12

  巴赫达尔旁边的塔纳湖(Lake
Tana)是埃塞俄比亚最大的湖泊。清晨,会有很多水鸟林鸟在湖边吟唱。在一些季节,湖边也是各种织雀筑巢求偶的好时光。

感谢上帝!虽然这一路有坎坷、有惊险、有艰难,但都有惊无险地被我一个个地克服了,磕磕绊绊地走完了全程。而在行走过程中所遭遇种种艰辛、刺激、美好和感动使我终身难忘。

  之后我们又去了贡德尔古堡(Gonder
Castle)。17世纪,埃塞俄比亚皇帝法西利达斯(Fasilides)将国都迁到这里;17-19世纪,这里是埃塞俄比亚的宗教和艺术中心;现在则是成为农产品集散地。在这座城里,有著名的法西拉达斯城堡以及王宫建筑,虽然后来遭到战争破坏,但是至今依旧有几栋保存较好的城堡可以观赏。巨大的门廊,旁边矗立着的狮笼貌似还在传来阵阵雄狮的吼叫,也不知道历史在何时定格在那一刻;故人,昔日的繁华都渐渐褪去色彩,只有那一座座依然耸立的古堡仍在那里诉说着曾经的故事。

因为,这是一次难忘的时间流转的体验,是一次超越生命起伏的路途。

图片 13
古堡入口的世界文化遗产标志

图片 14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